• 日期:March 19, 2013    作者:    阅读:    字体:/ 大    小 /

一早起来,清风迎面拂过,发现清晨如此平静,静得让我又想起前不久。不久前,我寻来一次期盼的出差机会,心里激动万分,心想或许能从出差处理事情中受益匪浅,结果我真是受益了,只是让我受益良多的不是出差中处理的事,而是出差中遇见的人,一个值得你我尊敬的人——舒叔。

一个浓雾清冷的早晨,我们来到出差目的地,一个手拿凹陷保温杯的人迎面走来接我们,一一介绍完各自,他把手搭在我的左肩上,说道:“小伙子,能吃苦,好样的”。我微笑了,但有点脸红,他姓舒,是位分管教育的领导,这是我与舒叔的第一次相见。

上车聊天才知道,其实那次根本不用舒叔亲自过来同我们一起奔波,然而,他习惯了事事亲为,我后来才知道。这是灾后的重建地区,由于项目要求,我们需要对这里一些幼儿园设施进行评估。在舒叔的带领下,我们顺利来到重建的幼儿园,刚到门口,我就感觉条件的艰苦,背靠深山,交通不便。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,就有一群孩子一边推开晃荡的大铁门,一边喊:“叔叔好、阿姨好……”。低头的刹那,我惊了,他们的脸赤红红的,可笑得是那样纯真。当抬起头的那刻,迎面看到三位女老师,其中有个老师很年轻,也就二十多岁,那刻她们是我最想尊敬的人。我们一边了解设施情况,一边看了看设施,我和那位年轻老师分在一组,她也姓舒。

“你们在这边辛苦吧?”聊着聊着,我无意间随口问道。只见舒老师笑了笑,点点头,却说:“但这里很温馨,看到孩子的快乐,我……”那刻,她哽咽了,但我似乎听到了最好的回答。“你为什么会选择到这边教书,条件那么艰难?”我停下脚步,问了她一个我最想知道的问题。“父亲影响了我,而且这边的工作很有意义。”她直接说道。我突然很钦佩她口中的父亲,这位父亲养育了一位好女儿,而这位好女儿尽职地照顾着我们国家的未来,回报父亲的教育,看着孩子们在艰苦中体会着快乐,这难道不正是三代人教育的传承?

“爸。”就在我们完成工作准备启程离开时,身边的舒老师对着舒叔喊道。那一刻,我们都惊讶了,舒叔竟就是舒老师口中的父亲。“爸,这周末园里很忙,我就不回家了。”她笑着对舒叔说道。“有时间,记得给你妈打个电话。”舒叔点点头,停了半分多钟才好不容易冒出这样一句话。然后,我们坐上面包车准备返回县城。

“天冷,多穿点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舒叔在车里喊着,转身挥别车窗外也在挥手的女儿。我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接触这样的画面,舒老师在后面用力挥着那瘦小的手,直到消失在远方。本来完成工作该是轻松才对,但那一刻,车里只有呼吸声。

一路宁静,就这样伴随路旁不断后移的风景,我们回到舒叔工作的地方,因为我们也需要在那了解情况。舒叔是值得我们尊敬的,就在和司机闲聊时,我知道这样一件事,就在灾后,各方都会捐献物质,也有很多是给工作人员的,像衣服等,但舒叔从来不会动属于他的那一份。有一次天气特别冷,舒叔的同事找人拿来一件捐给他的外套,但舒叔立马拒绝了。“等下次再去偏远山区,可以带上送给需要的人,我不需要。” 这就是他的理由。而且,舒叔原本有更好的发展机会,结果你主动提出要到这样一个比较艰苦的地区,还特意接受培训要分管教育,至于原因,司机不清楚,那时候我更是不知道。那刻,透过车窗,望着不远前面那位陌生人眼中的领导,我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的心情。我只知道,他以勤廉报答了一方人,以真心养育了一位好女儿。所以我想我该知道舒老师为什么有那样一个选择。

也许是投缘,晚饭后,看着舒叔在散步,我特意跑过去和他一起。而这一过去,让我至今仍常回想起,相信以后也无法忘却。“舒叔,看您这么瘦,是不是工作特别辛苦呀?”在散步的路上,我这样问道。只见舒叔笑着对我说:“工作不是用苦来衡量,而是看有没有意义”。那刻,我没法再有微笑,只觉得自己好无知。看我一脸的疑惑,舒叔和我讲起了这样一段往事:

“18年前,舒叔下乡工作,那里条件很差,一天中午,天气很热,他走到田边,看到一位长者肩上扛着一袋庄稼,走着走着就突然昏倒,他急忙过去把长者背到树下休息,直到长者缓过来,长者醒后,很感激,临走时,把手搭在舒叔的左肩上,说了那样一句似曾相识的话:‘小伙子,能吃苦,好样的’。”

“两天后,舒叔正在村支书家里交流工作,一位老人从屋外端了两杯茶进来,当茶慢慢放在舒叔面前时,舒叔一下停住口中的话,不知怎样答应。没错,是那位老人,几天前昏倒在田边的长者,原来长者是村支书的父亲,一位老党员。当年困难时期,长者曾靠一己之力帮村民建起许多房子,让很多居无定所的人有个暂时的家,这事情一直让人津津乐道。当时,舒叔心想送老人一点什么东西好,但又没什么东西可送,终于舒叔想到随身包里带了本《三国演义》,就高兴地拿出书放到长者的手里,说道:‘这是一本好书,送您了,希望您收下’。‘是的,书很好,可是我却没办法读,’老人家哀伤地说,‘我不识字,这是我一生最大的悲哀和遗憾,只要能让村里的孩子们永远不用体会这种感觉,我愿意做任何事’。然后,长者再次把手放在舒叔的左肩上,这次长者没说话,只是笑了笑,然后慢慢走出房间。当时舒叔也没说出话来,但在心中,舒叔告诉自己:‘我也要尽力不让孩子们有长者的遗憾’。那刻,我又想起了舒老师,这位好女儿不正在履行父亲的心愿吗?那时,我也似乎明白舒叔为何会选择分管教育,因为他在履行多年前那句心中的誓言。”

“一周后,工作结束了,很多人一直想招待舒叔,因为舒叔用7天的实地考察,把他们村最需要的通水管道问题给解决了,但舒叔拒绝了款待,而是特意去支书家向长者道别,在离开时,长者特意送舒叔到门口,搭着他的左肩说:‘小伙子,能吃苦,好样的’。那次,舒叔没有接受别人的任何东西,唯独欣然收下那句话,后来也习惯了长者的那个动作,直到今天。所以舒叔喜欢事事亲为,尽心为别人做一些事,不是为了回报,而是每次做完一件有意义的事,他会回想起那句话,对于他,回报一直在,在他心中,那已足够。”

说完往事,汗水从他长了几天的胡子上滴下来,舒叔讲着原以为早已遗忘的往事,旁边的我在真心聆听。他在回味中说着,想着,说着——为那失而复得的感觉。

这就是我钦佩的舒叔,一个普通的领导,一名普通的党员。

夜风吹起,刺骨难挨,那天晚上,我失眠了,不是因为寒冷而无法入睡,而是在思考做人的心态。有些人可以为了别人而付出一切,他们用行动履行了当初入党时的誓言,我也是党员,可能你也是其中一员,但我们是否做到当初举手宣誓那刻的誓言?很遗憾,我没做好。只是觉得这次受益匪浅,作为一名党员,我喜欢这样一种冲动,成为像舒叔一样普通而又不普通的党员,我用一天的经历,真心收下舒叔初次见面送我的那句话,我相信那句话要伴随我的一生,就像伴随舒叔一生那样,任何事情都不能够将它玷污,因为多少年后,我希望能有机会也搭着另一个人的左肩,将那句历经年代风尘仍旧纯净无暇的话完整地传送给下一个来者,也希望有更多党员能欣然接受,而非畏惧不前。

工作还进行了两天,第四天破晓,清风不弃,仍旧在面前拂过,好像是对我们离别前的告别,就要离开那里,离开相伴三天的舒叔,我有点不舍。在临走前,舒叔再次把手搭在我的左肩上,正像多年以前,有位长者把手搭在他的左肩上一样。那一刻,不是离别时的道别,也不是眼前这位勤廉而朴实的舒叔——而是内心,那句话。

站在清风不断拂过的地方,我期待勤廉朴实之心能像清风那样岁月不弃,四季拂过。“清风”不该只是记忆,而应时刻伴随你我。

上一条:二等奖获奖作品:教工第一党支部杨小红的《廉与洁》 下一条:三等奖获奖作品:教工第二支党支部杨静《做廉洁教师,行廉洁之事,播洒廉洁的种子》

/ 打印 /    / 关闭 /